Archive for the '教育' Category

23
May

瑞士的高等職業教育

這是一個中歐只有700萬人口的小國。職業教育不僅是國家的傳統,也是世界一流的。它的高等職業教育也很發達。許多實踐為我國高職教育的發展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大學 科目選擇眾多,轄下的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人文學院及博文及社會科學學院為同學提供教育及多元學科課程。

與我國目前的高等職業教育不同,瑞士的高等職業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屬於兩個不同的系列,但瑞士的普通高等教育只是傳統普通高校的責任,而高等職業教育是特殊的責任。教育學院和大學。根據各州和聯邦達成的協議,這些專業學院具有以下特點:

①按大學的水平進行教學;

②學習期限至少三年,有的四年;

③其文憑受保護,各州相互承認;

④三重使命:教學,研究與開發,為社會服務。

也就是說 ,高等專科學校雖不負責普通高等教育 ,但也必須比照與此相當的水平進行教學 。所以瑞士高等職業教育理事會的梅朗先生在談到瑞士的高等職業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時說,這兩者雖“有所不同,但都具有 v/f.j、二2 同樣價值。

按照梅朗先生的說法 ,導致瑞士高等職業教育產生和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是 ,人們事的工作所發生的深刻變化 ,對人們的職業素質提出了越來越高的要求。新的職業每天都在誕生 ,新的要求不斷增加 。那種僅僅當過學徒就能成為銀行經理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接受高等職業教育也就成了人們參與就業競爭的一個有利的籌碼和迫切的需求 ,高等職業教育市場因之而形成 。

探索四十 洗腦都是胡說,我喜歡這個課程,它帶領我們去探索身心的最低處,這是我所喜歡的。雖然時間不是很長,但是接觸到探索四十的學習研修的體驗,我已經覺得非常幸運了。

所以 ,瑞士的高等職業教育也被稱之為 “ 培訓教育第三產業化”的結果 。如同梅朗先生所說 : “ 對於所有各種層次的教育來說 ,要求都增加了。例如 ,沒有經過科學的培訓教育 ,無論是當一名營養師還是一名牙科保健醫生,都會很快就發現自身的缺陷 ” 。

職業教育既然是瑞士的傳統 ,因此也不難理解瑞士人對高等職業教育的重視程度絕不低於對普通高等教育的重視程度 。例如,在瑞士接受高等職業教育的新學生原則上只能是獲得中等職業教育文憑的學生。具有普通中等教育文憑的學生要想接受高等職業教育,必須在中學畢業後有一年以上的實踐經驗。

相關文章:

定位教學活動是一種複合活動

高職院校現役教育的經濟社會發展思考

通識教育在藝術人才培養中的作用

數學文化教學過程的改革

建構外語教學的可能性及意義

16
May

天資一般的“名校生”,如何成長

三四月間,正在上海幼升小、小升初進入焦灼報名階段的當口。上海世界外國語小學、盧灣一中心小學、上海實驗小學、打虎山路第一小學等全市知名的牛校校長集聚在一起,每隔兩周就要與家長們聊一聊“教育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

“名校長公益大講堂”活動由團上海市委、上海市少工委聯合主辦,這一季的主題聚焦在全國兩會、教育行政主管部門都最為關註的“減負”上。但,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註

意到,上海的這批名校長都無一例外地把講座重點放在了“家庭教育”上。他們拿出了一大波牛校裏的“牛蛙”故事,試圖告訴家長——真正讓孩子“牛”起來的,不一定是一所“牛校”,而是家長自己。

天資一般的“名校生”,如何成長

上海世界外國語學校(以下稱“世外”)是目前上海全市學位最緊俏的一所民辦九年製學校。麵對一大群心心念念想要考進這所名校的家長,校長張悅穎很少拿出學校最牛學生的故事來說事兒,相反,她更希望讓家長看到,天資一般的學生是如何成長的。

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

比如,那個從一進校門就因“先天條件一般”、令人擔心是否能跟得上進度的女孩妮妮(化名)——“從第一天上學開始

,就是哭。一直哭到兩年級。”張悅穎對這個女孩當年的情況記憶猶新。特別是女孩母親的教育方式,令這個有著數十年教學經驗的老師都佩服不已。

“她對孩子的要求定得非常低,不讓孩子去跟別人比,

而是隻要孩子努力做了,就表揚。”張悅穎記得,這恐怕是整個學校裏最愛表揚孩子的家長了,“隻要你肯去上學,媽媽就表揚;隻要你回家做作業,媽媽就表揚,哪怕你沒做完,媽媽也表揚”。

有一段時

間,媽媽甚至與語文老師商量好,以老師的名義給女兒寫表揚信。“我今天上課看到你有想舉手的欲望,但是還沒有舉起來,我們約定,隻要你舉手老師一定大聲叫出你的名字,也請你大聲發表你自己的主張和見解,我們一定會為你鼓

掌的”“今天老師看到你的字寫得太好看了,太棒了,都要比老師寫得好了”,這些字條的照片,至今仍保存在校長的工作電腦裏。

張悅穎說,在世外這樣的學校,妮妮實在算不上是個聰明孩子。她每天回

家都會向媽媽抱怨,數學課“根本聽不懂”。媽媽給她的回復是:“聽不懂是正常的。你已經很好了,比媽媽小時候好多了。”她讓女兒每天把課堂上聽不懂的內容記錄下來,回家後帶著孩子一起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實在不懂的,母女倆一起上網查找解決方案。

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

盡管妮妮成績一直不算太好,但張悅穎卻一直鼓勵家長繼續、堅定地使用鼓勵教育法,營造寬鬆的家庭教育環境。

一次期末考試後,妮妮的數學

成績隻有70多分。她在走廊裏,同自己的好朋友聊天,“這次考得不好,回家我要告訴我媽,跟她一起分析一下原因。”她的好朋友一臉羨慕的表情,“你媽真好,我回去都不敢告訴我媽,隻考了80多分”。

張悅穎說,這個“天資很一般”的妮妮後來考上一所上海知名的高中,如今在學校辯論社、戲劇社裏表現突出,已經是學校社團活動中的“網紅”,“如果孩子考試考砸了都不敢告訴父母,那父母就應該反思了”。

去年年底,一篇名為《牛蛙之殤》的微信軟文讓不少不明真相的家長抓狂,文章講述了一個68歲的教授外公在孩子“幼升小”擠不進上海四大民辦小學後全家移民的故事。張悅穎對這種渲染嗤之以鼻,“因為孩子

沒能進入家長希望的那所小學,在6歲的時候就給他下人生失敗的判決書?”張悅穎說,現在很多家長把孩子的成功定義在“眼前”,比如進哪所幼兒園、哪所小學、參加培訓班拿什麽證書等,但這就好比把孩子的人生當成是一場“短跑”,考核指標很多,沒有喘息和失誤的機會,最終孩子未必能有體力跑到最後。

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

“別人家的孩子”成家庭溝通“殺手”

父母總愛拿自己家的孩子同“別人家的孩子比”,校長們發現,這種做法已經直接造成家庭的不和諧,使得自己家孩子不願意同父母交流,兩代人常陷入“尬聊”。

盧灣一中心小學校長吳蓉瑾透露了一組數據,在學校針對學生的一次問卷調查中,孩子們回答“

最願意將心裏話和誰說”時,隻有33%的人選擇母親、10.7%的人選擇父親,另有28%的人會把心事告訴同伴,15.8%的人會寫日記,還有12.5%的人既不告訴任何人,也不寫日記。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最願意將心裏話和同伴分享的人數在逐步提升,父母的占比同時下降。